画师

日期:2019-08-08

执笔写不尽短亭思幽幽 落笔道不完长亭念无穷 勾勒青山绿水丘壑荒丛 转笔飞燕游龙剑走偏锋 宣纸铺陈摹佳人笑回眸 砚台泼墨描眉间心上秋 清风细雨拂乱清居室陋 窗前窗后淅淅沥沥心乱留愁 梦里梦外似曾相识无奈难求 蜡炬余烬一灯如豆 笙歌匝地心间默奏 兀自醒悟一叶扁舟 茶里月色徘徊久 杯盏人影醉不休

【序】

“你在这等了多久?就是为了救我?”青珩痛苦地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“没多久,你看我来的多及时。”画蝶微笑着,“来得及……”最后的话语散在风里,“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。”

青珩不停地用手擦去画蝶口中溢出的血,血浸透了一方丝帕,那是她最喜欢的瑾镂绣,轻颤着翅膀的蝶在帕面上仿若挣扎在血泊之中,就像她一身红裳张扬在冷兵寒盔之中。

这场景似乎在许多年前在他眼前发生过,又好似是曾发生在他梦里。

不知是庄生之梦为蝶,还是蝶之梦为庄生。

【壹】

江南姑苏城,众人都知这姑苏城内瀚香楼说书人,虽是一个糟老头,可是他书说的却是栩栩如生,绘声绘色,众人多半会沉溺其中,无法自拔。

人人都知这说书人有一个爱好,那就是喝酒,逢酒必喝,喝醉必说,人称“酒鬼书仙”,他立下规矩:前来听书者不必带着银两,不过要带着醇香美酒,方可听书。

这日,酒鬼书仙在瀚香楼内又要说书,众人听闻,万人空巷。

前来者纷纷献上美酒,酒鬼书仙竟将百余人献上的酒装到自己随身携带的酒葫芦中,葫芦不大,却仿佛装得天下,只见酒鬼书仙咕咚咕咚几口酒下肚,闻名不如见面,众人惊讶,果真是酒鬼。

酒鬼书仙喝得酩酊大醉,摇头晃脑,众人以为他恐怕要睡去,哪有喝醉酒还能说书的人呢?众人觉得扫兴,只听得惊堂木一拍,酒鬼书仙大道一声:“今日众人且听我酒鬼书仙说《画师》”。

酒鬼书仙欲要张口说话,却见得众听书者后面来了一个面容尽毁右臂断的年轻男子,酒鬼书仙也不在意,便开始了说道,众听书者睁大了眼睛,皆洗耳恭听。

惊堂木又是一拍,众人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姑苏城……

【贰】

姑苏城赫赫有名的画师青珩初时还只是街头无名小画师,整日只得以卖画为生,不过人人都知他一日一画,规矩如同我这糟老头一般,不可更改。

话说一日,青珩一如往日来到街头,摆摊就坐,摊子上仅仅只有一幅画,还未曾展开,熙熙攘攘的行人偶尔投来目光,不曾有人驻足,半晌,一个行人走来,“卖画的,你这一幅画多少文钱?”

青珩见来人目中无人的样子,只道了一句“不卖!”行人冷笑一声,“说到底,你也不过只是一个穷卖画的,有什么值得你理直气壮的?”说罢拂袖扬长而去。

青珩继续坐着,俄顷,一位女子幽幽走来,端庄淑仪,步摇云髻,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一身红衣格外耀眼,青珩却不觉得妖艳,反而有一种红艳的美感。青珩用眼睛仔细地看着女子,扶着额头,有些疼痛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?

“画师,你这一幅画需要多少文钱可买?”女子轻启丹唇。

“姑娘,此画八十文钱一幅,若是有意买之,小生愿为姑娘展开,让姑娘详细观之。”

“画师不必多劳,小女子买画从不观画内容如何,全随心而定。”

“姑娘好生奇怪!”

“画师何尝不是?方才那位欲买画师之画,画师不是也不曾答应?”

青珩微微一笑。

女子掏出八十文钱交于青珩,青珩将画交付于女子。

“小女子名叫画蝶,不知画师?”

“小生青珩。”

在画蝶离去时,一方丝帕却从画蝶袖中掉落,青珩捡起,丝帕是瑾镂绣,上面绣着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美丽安然,如同画蝶一般。青珩欲要叫住画蝶,归还丝帕,却又闭了口。

画蝶行至震泽,将画缓缓铺展开,只见画中空白一片,没有任何笔墨,空空如也,画蝶一笑,卷画离去。

【叁】

话说又是一日,青珩又如往日,前来街头,未几,便见得画蝶莲步轻移,向自己走来。

“青珩公子,小女子叨扰了,画蝶初来姑苏城,近日但觉头疾,欲前往寒山寺拜佛求香,但不知这寒山寺该往何处寻,不知青珩公子是否愿为画蝶引路?”

“画蝶姑娘不必客气,小生正好无事,愿为姑娘引路。”

青珩走在前,画蝶随其后,青珩不禁咏叹着: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

画蝶抿嘴笑着:“公子真是雅兴啊!”

青珩哈哈一笑,“只是这寒山寺因得此诗而著名,听着寒山寺,便不觉咏叹起来,画蝶姑娘莫要见笑。”

“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?画蝶并无取笑之意。”画蝶又道:“画蝶看公子画作实为天人之画,却为何要屈居此地?京师之繁华,公子为何不前去一探究竟?”

“画蝶姑娘见笑了,小生本是一名秀才,在此地以卖画为生,只为能够凑齐银两,赴京赶考。”

“原来公子是有鸿鹄之志的呢!”

“不敢不敢!”

不知不觉中,寒山寺已至,“公子可否在此稍等,画蝶去去便回,还烦请公子将小女子带回。”

“画蝶姑娘,你且去吧,小生在此等候便是。”

【肆】

返程途中,路经震泽湖,画蝶观望着四周,见一长亭,轻声唤着青珩,“公子,我们已经行了不短的路程,可否在这长亭中休息片刻?”

“恕小生竟然疏忽了姑娘已经行路之久,还请见谅。”

“公子实属客气了,何必拘泥于这世人之道?”

青珩请画蝶进入长亭休息,画蝶见这震泽湖湖光山色,烟雨江南,一派旖旎风光,不觉心情舒朗,青珩见画蝶闭目体会这长亭氤氲,红霞映水,心中生有一念。

“画蝶姑娘,小生斗胆恳请为姑娘配之此震泽山水,作画一幅。”青珩起身拱手。

“既然公子有如此雅兴,小女子怎能不识抬举,扫公子兴致呢?”

青珩解下随身携带的笔墨纸砚,画蝶起身移步至前,欲为青珩研墨,青珩连忙推辞:“画蝶姑娘不必费心,这些由小生完成便可。”

画蝶也不再说什么,便端坐在青珩面前,一动不动地看着青珩,青珩面色羞赧,但又不知如何是好,便假装镇定自若,提笔、蘸墨、轻描,一气呵成。

约摸半炷香时间,画作而成,“小生唯恐无法描摹姑娘天姿,望请海涵。”

画蝶步步生莲,提裙前来观画。

“公子之画乃是上上之品,何必自谦?”

“画蝶姑娘,小生可否独自留下此画?”青珩迟疑半天问道。

画蝶掩面而笑:“公子如此,莫非……”

“哦不,不……姑娘莫要误会,是小生唐突冒昧了,为姑娘作画,怎能还将画作据为己有呢?”青珩连连摆手后退,画蝶又是笑着:真真是痴痴秀才。

【伍】

几日未见画蝶,青珩竟觉心中苦闷,莫非自己真的……

赴京赶考时间在即,青珩盘缠还未充裕,该如何是好?时间已经不再允许,青珩只得至震泽湖,乘船欲离去。

却见画蝶前来,赠予青珩三两银子,青珩连连推辞:“画蝶姑娘,这……这不妥不妥啊!小生堂堂男子,怎能让你一个弱女子为自己出钱赶考?”

“公子莫要再推辞了,这些不过世俗之见而已,何必在意。公子既然有心入仕,待到金榜题名,再感谢小女子也不迟。”

青珩只好作罢,“大恩不言谢,待到小生日后有所成就,定报答姑娘。”

画蝶将一幅画交于青珩,“公子此去,定要小心,京城不比别处,勾心斗角,权谋纵横,公子带上此画赴往京师,不到万不得已之时,不可打开此画,望公子谨记。”

“小生记住了,画蝶姑娘请留步,小生告辞,待我归来。”

欲要离去,青珩似想起什么一般,猛地停住,从胸口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方丝帕,那只蝶依旧起舞出尘。“画蝶姑娘,这方丝帕,是我们初见时姑娘所丢,今日还于姑娘。”青珩将丝帕轻轻递给画蝶。

画蝶有些抽泣,低头道:“这方丝帕是画蝶最喜欢的,多谢公子。”

青珩微微一笑,转身离去。

画蝶欲要伸手将丝帕送于青珩,青珩却远远离去,望着手中丝帕,画蝶紧紧攥着,又望着伊人依稀背影,眼中盈满泪水。

【陆】

青珩中得头榜,乃当朝状元郎,被当今皇上委以重任,又在藩王之乱中展治世之能,不久,便官至国师。

青珩年纪轻轻,相貌堂堂,彬彬有礼,以至当今任性骄傲蛮横的昭阳公主亦倾心于他。

都说:功高震主,皇上深知青珩的智谋,如何探知他的忠义,并为己所用,也成了头等大事。

某日金銮宝殿之上,一位文官上书皇帝:近来邻国挑衅我边疆国土,还请皇上派兵前往予以重击。

“那众爱卿觉得谁可担当此统帅三军的重任呢?”皇帝冷笑一声。

“自然是我们青珩国师,国师威震四方,智慧之极,想必国师统帅三军定可平定此场挑衅战争。”几位大臣道。

“皇上,微臣只是一介书生,又怎么统帅三军?担当如此大任?”

“青珩国师莫要自谦了,众爱卿都推荐你担此大任,朕相信,以国师的能力,定能快速平定战争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还未等青珩继续说下去,皇上拍案而起,“青珩国师,莫非你想抗旨?”

青珩顿了顿,“微臣不敢。”

“那便好,即日起,朕封青珩国师为镇远大将军,统帅三军,希望国师早日凯旋。”

青珩自知伴君如伴虎,曾经自己的年少之志便是报效国家,如今实现了,可是自己也终是触犯了皇威,自古兔死狗烹之理,青珩又如何不知?

皇命难违,青珩一介书生自然只得率兵出发,青珩亦知,此去凶多吉少,只是不禁想起了画蝶,那时说好的要回报她,而如今,连见她一面都已是不可能之事。青珩不禁摇头叹气。

【柒】

金戈铁马,君临天下,战鼓飒飒。

原以为文人执笔安天下,可是如今却要用这双手拿起这红缨长枪上阵杀敌,青珩嘴角一弯,冷笑一声。

这日,战场厮杀,号角声声不断,只见一只箭向青珩射来,千钧一发之际,一名红衣女子快马赶来,硬生生替青珩挡住了这一箭。

女子飘然落地,青珩定睛一看,“不,不可能,怎么会?”青珩嘶吼起来,奋力杀退周边敌军,扔下长枪,快速下马,抱着画蝶,画蝶伤口处还在不停流血,与红衣混在一起,无法辨别。

“你在这等了多久?就为了救我?”青珩痛苦地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“没多久,你看我来的多及时。”画蝶微笑着,“来得及……”最后的话语散在风里,“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。”

青珩不停地用手去擦画蝶口中溢出的血,血浸透了一方丝帕,那是她最喜欢的瑾镂绣,轻颤着翅膀的蝶在帕面上仿若挣扎在血泊之中,就像她一身红裳张扬在冷兵寒盔之中。

这场景似乎在许多年前在他眼前发生过,又好似是曾发生在他梦里。

不知是庄生之梦为蝶,还是蝶之梦为庄生。

青珩抱着画蝶的身体,不停地抽泣,原来自己早已经喜欢上这个江南气质的女子,只是痴痴傻傻的自己后知后觉,原来她对自己是那么重要。画蝶的身体逐渐透明,直至消失不见,唯留一方丝帕。

如今,失去了她,什么皇权富贵,什么锦衣玉食,不过只是过眼云烟。

【捌】

青珩凯旋而归,皇帝咬牙切齿,却又不得不为青珩庆功摆宴。

皇上设宴,青珩身为大功臣,自然不能不出席,宴会之上,皇上已经感觉青珩威胁极大,一个小小书生,竟能文能武,此人又怎么留?便假装喝醉,对着青珩嚷着:“青珩国师啊,朕听说你曾是一个画师,画作功底极佳,朕又听说,这姑苏城内有一女子名叫画蝶,曾与你有些渊源,朕还听说,你为她特意作了一幅画,朕是喜画之人,可否将此画献于朕,朕好生观摩?”

“皇上言重了,臣不过是无名画师,区区画作怎能入皇上法眼!”青珩深知皇上早就已经将自己调查地一清二楚。

“爱卿莫再谦虚了”,突然,皇上严肃起来,“朕命你立刻回府拿来画作,献于朕。”

青珩当然知道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之理,可又别无他法,便回了国师府邸,只是自己未曾留下这画作,又怎能交于皇上呢?思及此处,不禁感慨。

突然想起自己临行时画蝶所赠画作,便匆匆回府,翻出画作,匆忙展开,却是白纸一张。

青珩苦笑着,无妨无妨,自己早已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,画蝶已经死去,自己还有什么可贪恋的呢?就在此时,白纸凸显出轮廓,青珩仔细一看,竟是画蝶,青珩觉得此画与震泽湖一画不同,没了山水,只有画蝶一人而已,手中一方丝帕绣着蝶,画蝶一身红衣,如同初见,又如同战场上的血衣,刺灼着青珩的眼睛,青珩立起画来,仔细观看。

宣纸中走出画蝶,青珩吓得瘫坐在地,手指着画蝶,“画……画蝶,你是画蝶?你不是已经……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“公子莫要惊怕,小女子本就是公子画中人。那日第一次遇见公子之前夜间,公子因苦于赴京赶考之事,喝的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,在梦中惊起,作了这幅画,名为《画蝶》。公子翌日醒来,收拾行囊便前往姑苏城街头卖画,在卖画过程中不曾打开过此画,公子自然不知这画那时早已空白一片,画蝶买下这画,便是怕惊吓了公子。”

青珩幡然醒悟,不然怎会觉得第一次相遇知画,便觉似曾相识?似梦非梦,却又真实,真不知梦境与现实谁真谁假。曾经自己倾心于她,原来她不过是自己画中之人,只是自己早已爱上了她,那个芙蓉月笑倾国色的画蝶,那个掩面桃花笑可掬的画蝶。

如今,这幅画已是自己最珍贵之物,怎能将其交予皇上?该如何是好?

“公子,不必犹豫,画蝶不过是公子手中画作,公子如今身处危难之际,画蝶定当尽全力护公子安全,决不能让公子受到半分伤害。”

这一刻的青珩,内心早已绝望,他所要做的或许就是报复,以昭阳公主为代价的报复。

【玖】

青珩将画作献于皇帝,皇帝随手一放,也未曾展开观望过,他所想要的不过是青珩的性命,要这画作也不过是一个借口,便也没什么心思观之。

青珩知昭阳公主倾慕自己,几日后,青珩觐见皇上,“微臣恳请皇上归还微臣画作,微臣甘愿与昭阳公主完婚。”

“青珩,你未免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,朕堂堂皇帝,一道圣旨便可赐婚于你,你又怎敢抗旨?如今竟敢与朕讨价还价?”

“皇上,微臣既然能平定藩王之乱,自然能够让这朝廷大乱,皇上大可将微臣杀了,以绝后患,只是,这任性的昭阳公主认定的人,皇上不是不知昭阳公主的脾性。”

“你敢威胁朕?真想不到,一幅画竟然让国师如此疯狂,看来那名为画蝶的女子,在国师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,既然如此,朕又怎能将昭阳安心交于你?”

“望皇上考虑微臣之计。”青珩安之素若,似不曾听到皇帝说道一般。

终是摄于昭阳公主的任性,迫于青珩之智,皇帝不得不妥协让步,将画作归还于青珩,青珩亦与昭阳公主完婚。

青珩寻到了一位禅师,将画交予他观看,问他画中女子可否再见?禅师看着画中女子,轻轻说道:“缘起则聚,缘去则散。”

新婚之夜,国师府大火。

皇上特地派人前往“搜救”国师青珩,却只发现了他的尸首。

【拾】

只听得酒鬼书仙惊堂木又是一拍,众人思绪被拉回,听者津津有味,回味无穷。

却听得有人问道:“不知,酒鬼书仙,那青珩国师是否当真死了?”

酒鬼书仙懒散道着:“有人说他被大火烧死了,有人说他带着《画蝶》和那方丝帕离去,毁了容貌,断了右臂,从此不再作画。是真是假,我这糟老头又怎么知道呢?”酒鬼书仙提起酒葫芦又是咕咚咕咚一阵。

众听者后方那个面容尽毁断右臂的青年转身离去,酒鬼书仙喝住了他:“年轻人,听我酒鬼书仙说书,是要献美酒的,这规矩和青珩一日一画一样,不可更改。”

青年不理会酒鬼书仙,踏步朝着瀚香楼门外走去。

众人转头望向门外,什么也没有,不禁哈哈大笑这酒鬼书仙:“喝了这么多酒,年纪大了,眼睛花了……”说罢,便纷纷散了。

酒鬼书仙收拾行囊,提起酒葫芦,又是一口接一口,跌跌撞撞离开瀚香楼。

行至人烟罕至处,酒鬼书仙放下行囊,抽出右手木质假肢,撕去脸上画皮,提起酒葫芦,又是一阵咕咚。

“小女子初来姑苏城,不知这寒山寺该如何去寻,可否告知小女子?”来者翩翩仪容。

酒鬼书仙随手一指,女子便顺着他指处离去。

酒鬼书仙放下酒葫芦,从身上摸索半天,抽出一幅画,打开一看,竟空空如也,欣慰一笑,又从胸口掏出丝帕,那只蝶愈发鲜艳,美艳无物,酒鬼书仙将丝帕一扔,任由它风中飘散。便又提起酒葫芦,向着女子相反的方向幽幽走去,一边喝着,一边嘴中还轻哼着:

庄生梦蝶,蝶梦庄生

一眼画蝶,愿快马天涯,倾尽繁华

纵坐拥权富,却失了她

又何谈?全然笑话

似真似幻,谁真谁假

一念化蝶,便青涩无加,以为天下

却终是缘散,凋如落花

又怎堪?人世浮华

酒鬼书仙的身影,渐行渐远……

问路女子见空中一方丝帕悄然落地,拾捡起来,只见这瑾镂绣上写道:

这一梦,梦三生,痴傻画师,却困于画中

他年醉酒梦

执笔研墨作画蝶

长亭唱蒹葭

震泽写晚霞

哪堪离别愁绪忧

相见已是金戈铁马

蝶舞翻飞

翻飞缘话

如今梦方醒

落笔收砚满丝帕

权势了如烟

繁华付云边

追忆起灭聚散苦

回首已是沧海桑田

帕上相思

相思不散

女子回头张望,酒鬼书仙早已远去,女子收起丝帕于袖中,亦离去。

女子感觉袖中动静,只见一只蝴蝶翩然起舞,飞向天空,扑腾着翅膀,在空中消散。女子似是听得远方传来“酒鬼书仙从此去,姑苏画师杳无信”的声音,上扬嘴角,微微一笑……

作者:折相思

公 告
欧欧游戏为大家提供安卓单机MOD游戏,秉承分享实用、放心、安全以及免费的安卓资源下载中心。相信有您的支持,我们会做到更好,走的更远!每天都有海量游戏更新。欧欧玩家qq群570440579
热门推荐
不要打扰我修仙
不要打扰我修仙
3-0
角色扮演|46.63M
创意蛋糕店
创意蛋糕店
0-0
策略游戏|28.69M
永恒的赛妮亚
永恒的赛妮亚
3-2
动作游戏|99.88M